Drifting whales

【APH露中】出埃及记 3

Chapter 3

“你终于醒了。”伊万注视着他,眼里满是关切。王耀眨了眨眼,想起刚才剧烈的风暴,要不是伊万的话也许他就要被抛出大气层变成漂浮在宇宙的一具尸体了,“…谢谢你,布拉津斯基。“王耀感激地向伊万回报了一个微笑,然而伊万只是摆了摆手,然后走过去搭了王耀一把,借助着他的帮助王耀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的氧气包……”王耀发现身后已经换上了一个新的氧气包。

“那个已经报废了,这个是路上回收的。“伊万边说边拿出了几支荧光棒插在岩壁上围了一圈,”这几支给你。“说着伸手递给王耀。

接过伊万递来的荧光棒,王耀在地上支起了一个三角灯架,虽然光芒微弱但是也足够了,他们蹲坐下来,影子交汇成了一个...

【APH露中】出埃及记 1-2

1

当这个庞大的机械从空中失去平衡迅速往下掉的时候,王耀来不及看清指挥室模拟屏幕上不断跳出来的数据,只记得一个警示对话框上的英文单词与持续的警报声紧接着巨大的冲击让他暂时失去了意识。

 “我是不是死了?”

手臂和大腿上传来的疼痛唤回了王耀的意识,他睁开眼,看到灰色的天空中弥漫着滚滚烟尘,身边是那只飞行器的残骸,而他是这片残骸里唯一的活物。

为什么我还活着?我怎么会没死?上帝大概知道,我顾不及伤心了。* 我们是被击落的,没错,这个星球上有“人”,如果“他们”可以被叫做人的话,而且这些“人”还装备着杀伤性武器,也许他们正在追杀他,他该怎么办?该怎样才能活下去?

王耀在...

【APH露中】梅雨扫除


王耀十分喜欢这幢年代久远的老房子,因为他相当有年纪了,如果把一幢房子比喻成一个人的话,那他相当于迈入老年了,几乎爬满了半面墙体的爬山虎就是它的皱纹,原本鲜亮的黄色变的灰暗;铁门上的锈迹是脸上长出的斑点,有太阳的时候还好,最害怕的就是梅雨季节。

王耀看着卫生间和阳台上荫满的衣物和被单干瞪眼,一个礼拜了都没出过太阳,他捞起件上衣摸了摸,干倒是干了可是有一股潮味,既不能穿又不能晒,即使像他这样能忍的性子也快被这连绵不断的梅雨磨了个干净。

王耀丢下手里的衣服,跑去查看储藏室。选择这栋房子最大的原因就是附带的储藏室,新房子带这么大的储藏室不多见,而他很需要一个能放下很多旧东西的空间,这里的大小正好,推开门不...

A Rose for Emily

里面有一段让我笑出了声:

“我们镇上的人想起了艾米莉小姐的姑奶奶怀特,这老太太后来完全变成了一个疯子:我们都相信格利尔逊一家人都太自命清高了。(......)所以当她接近三十岁,依然孑然一身,准确地说我们并没有欣喜之心,反而觉得我们先前的看法得到了证实。即使她家有疯癫的遗传,要是遇到机会,她也不应断然放弃。”

艾米莉小姐代表着一个传统、一种职责:她是镇上人们关注的目标。所以当她死了,不仅仅代表着南方贵族们在历史舞台上的谢幕,而且镇上的男人和女人们也少了饭后的谈资,只是区别在于男人们对她是敬慕;而女人们多是凑热闹。

但他们又认为艾米莉小姐是一座丰碑,为这座丰碑的倒塌唏嘘不已,全镇的人都去参加了她的葬...

【露中】闻香识人

中/国招待我去他家爬山。

本来一开始叫我去爬山我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叫我去我就去,我要做一下攻略。而且欧/洲哪座山我没有爬过,我的技术比起中/国来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俄/罗/斯站在原地看着远处中/国的背影,心理活动如上。

默默把正式邀请函放在西服暗袋里但是觉得有点膈肉,俄/罗/斯把邀请函掏了出来发现原来后面还有几张会议纪要,于是想都没想就随手扔进了碎纸机里。

哎嘿,今天忘带公文包了吖。

怎么好像有点香?中/国喷了香水?记得他以前不用的啊,爬山那天得问问他。

嗯,这样才舒服点。于是俄/罗/斯重新将邀请函放回内衬袋里后心满意足地回家了,而那几张碎成纸片的会议纪要躺在垃圾桶里无声凌乱着。

一周后
中国某机场
七点一刻...


大超和老爷

图from微博(@红蓝西皮君),侵删

【露中】国境线

他哆哆嗦嗦地在口袋里摸索着,掏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他丢开手里的枪,一直保持着趴着的姿势时不时会碰到伤口,于是他翻了个身才觉得好一些。

这里靠近国境线大约有个几公里,周围几乎没有人烟,只有每年快封山的时候会有几个猎户在附近建个小木屋权当临时居住地,除此之外只有漫天风雪和枯草为伴了。

王耀趴着发了会儿呆,脑子里想着他的搭档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身上已经没有吃的了,因为那个可恶的苏联佬把他身上多余的食物都带走了,包括才刚发的白糖和酒,再这样下去,他恐怕就要挖树根出来吃了。

“娘西匹的苏联佬!” 王耀嘴里不停地咒骂道。其实王耀不是不害怕那个苏联佬拿走他所有的食物之后就丢下他不再回来,他心里可害怕了,但是那时候...

【露中】记一次咖啡店的偶遇

每逢周末,通常我都会去几个街区外的一家咖啡店里消遣时光,有时捎上一本书,有时什么都不带,只身步行前去。

这个周六也不例外,尤其是刚结束了手上的一个离婚案后更需要精神上的放松和与自己独处的时间,于是我带上了本小说,向咖啡店出发了。

正值午后咖啡店里客人不多,我走向早已预定好的桌子又点了一杯饮料翻开小说阅读起来,小说的内容很轻松,虽然不用多花时间在剧情上,可是情节引人入胜,当我再次从书本抬起头来时发现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我看了圈大厅,人比来时更少了,四五桌都是情侣耳鬓厮磨,窃窃私语,恍然不知我正在看他们。看了一会儿我觉得无趣可再想读书也不能集中精神,索性盖上书呼呼大睡起来。

“这位先生,先生...”隐约...

像毛叔叔那种冗笔是有趣的 但是像法法这种啰嗦是要go die的!

【露中】不死身的丈夫

客厅

伊万•布拉金斯基正在接一个电话,丝毫不知他的妻子正从后方靠近他。

王耀穿了一件透明的一次性塑料雨衣,从头到脚都包裹在里面,双手背后戴着一副黑色的手套,客厅很暗,厚重的窗帘将所有光线都阻隔在窗外,只在木柜上亮着一盏照明灯,他的丈夫正在接电话。

王耀从腰间抽出早就准备好的扳手,握在右手,慢慢靠近他的丈夫,而他可怜的丈夫还不知道他亲爱的小妻子将对他做什么。

王耀高高举起握着的扳手,狠狠朝着他丈夫的头上砸去。

“乓”地一声,钝器砸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头骨上,汩汩鲜血从他头上顺着高耸的鼻骨的流下来。

他直直转过头只看到他的妻子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小耀,为什么?”他捂住后脑勺,一脸难以置信地质问他的妻子。

“当然...

【露中】饱暖思淫欲


王耀的双腿缠着伊万的腰将伊万压向自己,屁股又摇又晃,两人断断续续的喘息声和吱呀晃动的床和成了高潮前的序曲。高潮来临后短暂地平静,伊万失神地躺着回味着高潮的余韵,可是旁边的王耀突然大叫了一声。

“卧槽,伊万你又没带套!!!”

说着翻身坐在伊万身上又捶又打还掐他的脖子,伊万不耐烦地捂住耳朵,不想理睬王耀,等着王耀自己泻完了气,果然王耀闹了一会就去浴室洗澡了,伊万的耳朵终于得到了安宁,渐渐沉入了梦乡。

睡梦中的伊万被一阵亮光扰得受不了,翻到左边翻到右边最后还是不得不坐起来,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打了个哈欠,摸到床头柜的电子钟拿来一看,才八点。伊万眼泛泪花看着王耀走来走去,这下再也是不能睡着的了,他绝望地想着...

【露中】知耻近乎勇

卧室

经过几小时的睡眠,王耀挣扎着爬了起来,旁边的毛子歪果人还在睡,他掀开被子,翻身下地,在地上随意散乱的衣服堆里找了一件披在身上,抓了抓头发,又打了个哈欠,感觉到两腿之间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顺着流下来,顿时黑了脸。

“卧槽,特么做完没给我清理,流下来了,这黏的,我去!”

王耀一副嫌恶的表情冲进了浴室,等洗完才觉得清爽起来,他拿起吹风机开始吹头发,吹风机的隆隆声音终于叫醒了还在床上躺尸的俄国人。

“你能不能轻点儿!”俄国人烦躁地拉起被子蒙住头,大声地喊了一句。

“哦。”王耀拿着吹风机往上调了一格,吹风机鼓足了劲越发轰隆起来。

没得到希望中的平静,反而换来了更加强烈的挑衅,俄国人终于放弃了,把头伸出被子,无语...

【APH】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胡/志/明/市机场

阿尔弗雷德走下悬梯,大剌剌带着自由的风朝我走来。

嗨,Ms 阮。他热情地和我打招呼,笑容耀眼甚过六月阳光。

嗨,琼斯先生,欢迎来到越/南,我主动伸出了手。阿尔弗雷德似乎并没有料到自己的到来会是受人欢迎的,有点受宠若惊地,但还是热情而有力地握住了我的手。

他的手比我大上整整一圈,手心很热,但我还来不及再感受一下,他就把手抽了回去。

我也不觉被冒犯* 伸手示意他跟着我走。

一路上随便聊了一些琐碎的事情,他还提到了近期对俄的制裁问题。我知道他真正想提的是谁,可是他拐弯抹角地就是不直说出来,他只是说最近有一个国家和俄/罗/斯走得很近令他很困扰,却不点明,我也不接他的话茬,说起其他事来。

到了办公...

【APH】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越/南 河/内市

“美/国先生会与他家的国防部长对我国进行正式访问。”上司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前后挥动着,看得出来他很兴奋。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那场战争*”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但不管怎么样,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他紧紧握着手中的那张纸的样子就好像下一秒美/国的援助*就立马到了口袋里一样。我看着他手里那张捏的皱巴巴的文件与他眉飞色舞的神情,心里窜上的那一分愤怒瞬间瓦解。

“我同意,我们应该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

挥舞声戛然而止。

“毕竟都过去那么久了”我又补充了一句。

上司放下了旋举在半空中的手,看着我,良久他才开口:“现在还不算太晚。”

我知道他想说的话,我也知道他等待我的这句话已...

APH 丝路组 玉环

下次再见,塞里斯

再见,大秦,不,(东)罗马帝国

哈哈,不给一个离别之吻吗,大明

如果你下次还能站在我的面前

我当然会,罗马永远势在必得,面前的人洋溢着满满的自信,连同每一根发丝都散发着荣耀。

但既然是送别,作为礼仪之邦的大明,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罗马帝国。

王耀从他那宽大的袖口中摸出一件事物,快过去几千年了,他还是穿着这一身宽袖广服,走动时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支振翅欲飞的蝴蝶,衣袖猎猎作响,包裹着这个瘦小的身体。

可是他并不弱小,几千来他同我是一样的。

王耀缓缓走来,一步一趋。

闭上眼,王耀命令到。

这就是礼仪之邦送礼的礼节?罗马帝国斜挑起嘴角,眼里满满的挪揄。

王耀狡黠地眨眨眼

是的,伟大的罗马帝国,能请你闭上眼...

APH 丝路组 心动

塞里斯



大秦,你疲惫了

或许是吧,一路上征战并不断地建立起自己的国家,明明有了土地,家,可是还是停不下继续向东的步伐。

你后悔了?



你不正是由着小小的起意萌发,使你不断地寻求更广阔的世界吗,将自己的文化扎根在路上的每一处

是的

接着沉默

王耀抓起脚边的长剑,这把剑只是把礼器并没有开刃,他将剑从刀鞘中缓缓抽出,这把刀周身散发着温润的气息。

王耀慢慢地挥动起来

他竟然在舞剑?

王耀的动作不急不缓,一招一式间专注非常,火光映着他的脸与舞动的身体,在漫漫黄沙布成的画布上挥洒开来,时隐时现。

罗马帝国坐直了身子,欣赏着这场安静的表演,他注视着王耀专注的脸庞,顺着他每一个动作的间歇,仔细地听着舞剑人的喘息,看向剑尖挥舞的不...

新脑洞

周围很安静。

即使闭着眼也能感受到安心感,周身包围着温暖的海水,四周漆黑一片,但是我知道我并没有感受到威胁,于是我放任自己向着更深处飘去。

那深处有一个亮点。

我正离它越来越近,即将到达那洞口的一瞬间,我...

“我!”

“朴先生,不要急着睁眼,慢慢来” 耳边有一个男声响起,听上去颇有磁性。

我想我应该听从这个声音的指示,于是我先动了动手和脚,经由活动的神经元层层传导,在几秒钟的停滞之后,我终于睁开了眼。

我看见了天花板,只有天花板。

“吴医生?”

“嗯,感觉怎么样”

“有点累,没有之前几次的轻松感了。”能睁开眼之后,接着我才正式地行使了身体的自主权。

“先喝点水吧,桌子上放着。”

“哦,好”边说着我伸手拿起了玻璃杯...

“你说吧”,lay哥又灌了一大口啤酒。

电视里的深夜节目已经结束了,屏幕上只剩下雪花飞舞,客厅里也只剩下了我和lay哥。

“ 我想问lay哥,kris哥他是不是对谁都很好?” 我观察着lay哥的一举一动,其实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和lay哥坐在客厅里谈心,我们组合出道得很仓促,加上人数很多,成员之间磨合的时间也很短,可以说并不了解对方也不是什么很夸张的事实。

我一边期待着他的回答可是又对即将到来的回答忐忑不安。


---------------------------------------------------------------------------...

来自我和小伙伴的脑洞,起因来于她公司的前台准备定制灿烈的人偶抱枕,如果感兴趣的话,会变成短篇连载✌️

另:更正其中的错误KC Technology Co Ltd. cr:见水印

这种“竞争”可以说几乎是无处不在,那段日子我好像身上安装了名为“Kris“的雷达,出现在一切Kris出镜的地方,有时搭上他的肩膀或者是不经意的在他单人采访中一闪而过,这哥似乎好像每次都不在意,依旧在镜头面前说着刚刚经济人哥给他的台本,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我并没有就此退缩,反而越战越猛。

这哥冷淡的反应彻底激起了我的胜负欲,在一起集体取材中,我终于出招了。

团体的取材结束后,按照安排应该是各位成员的单独取材,团体取材进行了很久,其实我们团刚出道不久,成员之间也不甚了解,基本都是各玩各的,或者是有自己的小圈子,虽然公司通过经纪人给我们传达过很多次”希望每位成员之间的感情快点融洽起来“,但是要...

渐渐地,我发现这个哥其实很无趣。

待机的时候总是坐在一边,滑弄着手机,白色iPhone连着耳机线。

有时我和白贤打闹的时候,不经意看到他,就是这样盯着手机屏幕,眼球上下转动,大手在键盘上打着字。

别的成员玩得疯闹起来,常常会连累无辜,战场由此蔓延到每个人,当打到他时,这哥总是迷茫地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始作俑者,然后就会露出和舞台上霸气男神形象截然不同的春虫虫的笑,就是那种连牙龈肉都能看得到的笑。

这哥安静地坐着的时候,就好像被安静笼罩着,只静静地坐着不说话,那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住着,时间久了,成员们自然不再自讨无趣地去招惹他。

但白贤,我的小伙伴却对这哥照顾有加,上综艺节目总是制造梗...

我做了一个梦。

梦醒过后,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片段,这几天的天气很不好,一直都在下雨。

马路上人很少,撑着伞行色匆匆,就好像后面有什么在追着他们一样。

515事件过去很久了,今天是一周后了,今天也是属于组合的第一场con。

细心的你一定能发现,这场con特殊在人数。

. . . . . .

我是朴灿烈,EXO的成员,队里的Rap担当,拥有一双精灵耳的快乐病毒。

这是属于我的标签,能给粉丝留下深刻印象的标签。

旁边少一个人的感觉真的是新奇,噢,对了,515事件的主人公就是他。

Kris, 小分队EXO-M的队长,华裔,会四...

写论文的时候看到的一句话---好朋友要长相厮守,至死方休 莫名被戳中了泪点 也许是因为毕业季吧

© 大裂哥 | Powered by LOFTER